盜夢人小說網 > 玄幻小說 > 符武通靈 > 第三千三百六十九章 神紋師,書圣孔問天!

第三千三百六十九章 神紋師,書圣孔問天!

    只要潛龍大世界重新歸來,別說是一個魔族,就算是再加上末世百族中的其他三大霸主,東園城人族也全然不懼。

    然而,這才短短兩天時間,墨非就開始進入自己的小世界,努力提升自己的實力了。

    不止如此,暗地里,墨非還做了不少安排,這明擺著就是不相信少年神主的那些話,更不相信傳說中的潛龍大世界還有歸來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“呵呵,相信與否,從來就不是重點,只要他答應出手,這就夠了。”

    少年神主瞥了一眼遠古帝鱷,然后才輕笑著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遠古帝鱷默然無語,倒是梧桐真仙面色疑惑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顯然,少年神主有足夠自信,只要墨非沒有拒絕出手,他們就能達到目的。

    至于墨非是不是真的相信自己,少年神主根本就沒考慮過。

    相反,梧桐真仙隱隱覺得,墨非的不信任,倒是讓少年神主更開心了。

    這天是個好日子,符武總部終于迎來了第一個神紋師,除了龍皇墨非之外的第一個神紋師,書圣孔問天!

    作為符武總部的傳奇,書圣孔問天的符紋師造詣確實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別人湊足九道神紋都艱難無比,可他竟愣是將九九十一道仙紋,在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里,悉數晉級神紋,且無一失敗。

    這已經不是神性強弱的問題了,而是書圣孔問天對天道的感悟,對那些仙紋的理解,早就達到了足夠的高度。

    對于書圣孔問天來說,仙紋晉級神紋,本就只差臨門一腳而已。

    既然知道了腳下的路該怎么走,書圣孔問天直接一步踏過去就行了,毫不費力。

    相比書圣孔問天的成功,符武總部東南西北四大域王也差不太多。

    盡管這四大域王已經不知道換了幾茬,可但凡能夠坐上這個位置的,絕對是符武總部有數的頂級符紋師。

    而事實也證明,他們四個確實是整個符武總部,僅次于書圣孔問天的頂級符紋師。

    一個月的時間,當書圣孔問天成功晉級神紋師的時候,四大域王先后開始構建神門,然后就只差連通其他世界這最后一步了。

    而隨著書圣孔問天成功晉級神紋師,整個東園城頓時都沸騰了。

    盡管龍皇墨非在眾目睽睽之下成功晉級神紋師,可那畢竟是特殊情況。

    尤其龍皇墨非本身就實力驚人,他能成功晉級神紋師,卻并不意味著別人也行。

    至于玉靈龍小姑娘,還有少年童微,更是不必多說,兩人身邊都有大神親自指導和護佑,想不成功怕是都不容易吧。

    可現在,書圣孔問天也成功了。

    盡管書圣孔問天也不能代表所有符紋師,可他的實力并不比大家強出太多,更沒有大神親自指導和護佑。

    相比龍皇墨非那幾位,書圣孔問天已經算是‘平平無奇’了。

    既然‘平平無奇’的書圣孔問天能夠成功,其他符紋師為什么就不能?

    有關符紋師的實力劃分,在東園城早已不是秘密。

    符師,對應天地玄黃前四階。

    靈紋師,對應靈境三階。

    仙紋師,對應階仙人到封神極限。

    那么,神紋師呢?

    其他不好說,可神紋師能夠讓規則大神真身降臨,只憑這一點,這是直接對應玄仙到大羅神尊的節奏。

    雖然這僅僅是猜測,前面還未曾有過先例,不好確定真假。

    可但凡有一點可能,就足以讓不少有心人,暗自興奮和激動不已了。

    想想武道修煉,天地大變數年過去了,東園城的玄仙越來越多,可真仙至今仍是屈指可數,更別說是金仙神皇,始終還是只有金玲王一人而已。

    金仙神皇上面還有太乙神帝,然后才是大羅神尊,這一步一個腳印,需要耗費太多的時間。

    甚至,從玄仙開始,很多人都未必還有希望繼續走下去,說不定什么時候就卡在了某個境界,再也無法寸進了。

    別說不可能,武道修煉,步步都是艱辛,遇到瓶頸,終生都無法更進一步的事例,簡直是多不勝數。

    可如果晉級神紋師,就等于擁有了堪比大羅神尊級別的力量,那就比武道修煉方便太多,也快太多了。

    至于晉級神紋師的難度,雖然也有成功率,還有不小幾率會失敗,可怎么也不會比武道修為的突破更難吧?

    而就在不少人開始轉移目標,打算將更多的精力投入到符紋師的修煉中時,墨非卻悄然從小院子里走出。

    “來了!全都準備好了?”

    少年神主睜開眼睛,看著剛剛來到門口的墨非,淡笑著意味深長地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在神主面前,不管我怎么準備,結果應該都差不多。

    不過,該有的準備,我還是不會放棄,相信神主也不會在意這些。”

    墨非絲毫沒有隱瞞的意思,直接把自己的不信任說了出來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所謂的天道庇護,氣運滔天,那也要看對方是誰。

    這位最強神主可是連天道意識都能打得支離破碎的可怕存在,相比而言,區區天道庇護又算什么?

    可完全放棄,破罐子破摔,那不是墨非的性格。

    哪怕明知用處不大,可他還是將能夠準備的,全都盡力準備好,以防萬一。

    “嗯,你的心情,我能理解。

    當一個人心中有著必須要守護的人時,他就不會輕易將自己置于險境。

    就算實在沒辦法,他也會做足準備,盡可能地確保自己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少年神主微微點頭,那毫不掩飾的欣賞和認同,讓墨非很是錯愕,差點都以為這是幻覺了。

    幾個意思?就算你有絕對自信,不在意我的那些小動作,可這欣賞和認同的樣子,又是為什么?

    少年神主可不管墨非在想什么,他瞥了一眼墨非頭上的小小身影,緊接著就大手一揮。

    “既然來了,那就開始吧。”

    話聲方落,房間里,憑空出現了一道裂縫。

    裂縫迅速放大,然后恍若一張大口,閃電般將墨非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梧桐姐,你留下!老豬,小究奇,跟我一起走!”

    少年神主吩咐了一聲,隨即就起身一步跨了出去。

    盡管看上去僅僅是跨出去幾步遠,可緊接著,少年神主的身影就莫名消失。

    仿佛那里有一扇看不見的門,少年神主只一步,就走到了門的里面。

凯时手机版app - 凯时手机网页版